澳门冯宝珠版画展


2013-03-12

 

                                                                    攝影與繪畫的樂章── 馮寶珠的版畫世界

 

  在造形藝術的領域中,版畫扮演著一個特殊的角色,因為其製作的意圖與模式不同於繪畫和雕塑,是為了生產出複數的作品。這種複數生產的模式使得作品單價降低,同時也更容易傳播,由此我們也可以了解長久以來版畫和印刷技術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隨著技術的改良,製版與印刷的方式越趨便利,版畫所能處理的形像與質感也就越加複雜。

  在馮寶珠一系列的平版作品中,我們可以看到一種普遍用於現在印刷業的技術,就是將分色後的底稿和塗有感光塗料的鋁板(PS版)疊在一起曝光製片,再將圖樣印製到紙上。在印刷工業中,這類照像製版經過準確的分色與套色後,在印刷品上完整的再現了它排版設計的藍本。然而馮寶珠的創作並不是為了呈現一個完成的影像,而是一個深具創造性的活動,包括攝影、手繪的圖像,有時也加上一些文字記號,她將這些元素詩意的結合在一起,套印出豐富的層次。她玩味製版過程中的種種變化和可能性,《文化雜誌》的編審黃曉峰博士因此形容馮寶珠的作品經常流露出一種「技術性的意外」,也格外強調面對諸多影像元素時的「應變技巧」。

  欣賞馮寶珠的版畫作品往往帶來許多驚喜,她使用的影像內容往往和自身的生命歷程與喜好有關,流露出明顯的個人風格,這個風格可以大略區分成幾種影像處理的方式:

  其一是臉部自拍像的局部呈現,她尤其重視以「眼睛」來表現情感。比如在2003年個展展出的作品<冥想中世紀>中,一個以眼睛為中心,逐漸向四周模糊的形象便清晰可見,同年創作的<留海>、<寂夢>、<迷惘的花神>等作品,也呈現出清晰的眼睛。在這些形象中,臉孔多半以單色呈現,同時眼睛的位置總是居於畫面的上半部,有時前方還會重疊上其它元素,使得眼睛就像遠方的背景,像天邊的雲朵般縹渺,和畫面前方的諸多元素成了對比。這個畫面前後層次的對比,也可說是作者的異想世界與自我形象的對比,彷彿她正在幽幽地注視著或閉目冥想著前方的幻境。

  其二,馮寶珠也大量運用了「剪影」的形象,做為主題的表現形式。她經常以自己的形象製成的人物剪影,選擇逆光或是昏暗的影像,強調人物輪廓線構成的剪影效果,即便有些照片仍可以看出臉部較明亮的色澤,但也幾乎不可辦識其五官表情。也因此,這些人物往往強調身體的伸展,帶有明顯可辨識的動作。我們可以說,即便是日常生活中的舉動,在馮寶珠的作品中也被轉化為具有表演性質的姿態。比如在<塞維爾修道院的幻覺>和<夢遊西國>兩件作品中使用的同一人物,便身著連身長裙,側向行走。至於在<馬爾代夫黃昏的海>和<幻境馬爾代夫>兩件作品中,也運用了同一個人物剪影,畫中人側臥在海灘,舉起一隻手伸向天空,五指伸展,彷彿正在舞蹈。在<夢中花>作品中的人物,更是明顯的雙手高舉,擺出一付舞姿。

  其三,相對於近乎全黑的人物剪影,做為背景的景色卻經常清晰可辨,在<塞維爾修道院的幻覺>漆黑的人物後面,是金碧輝煌的教堂的彩色玻璃,在<馬爾代夫黃昏的海>和<幻境馬爾代夫>身影後的是沙灘、平直的海岸線、更遠處粼粼波光的海水,以及昏黃的天空。在<澳門幻想空間>作品的背景,更清晰的看到高架道路和底下的橋墩。此外,為了突顯某些情境,馮寶珠也會平均地為背景疊上一層鏤空的圖像,有時是鐵鍊網,有時是紗網,增加影像的層次。

  綜觀馮寶珠的版畫作品,攝影影像雖然是主要的元素,然而畫面構成的邏輯卻是繪畫式的,影像如同顏料般一層層重疊覆蓋,她也不吝於在作品中並置手繪的質地。雖然偶有<幻境馬爾代夫>中階梯造形和平面色塊這一類銳利的造形,但整體上來說,馮寶珠的手繪元素呈現出來的是較抒情的繪畫語彙,比如在作品<空>中線描的女性裸體、<迷惘的花神>中的白描女子背影,這些圖像令人想起水墨畫中的白描人物,此外也有像作品<夢中花>中呈現出來的斑駁、柔軟的線條。馮寶珠對於文字的使用也有著抒情的特質,她捨棄鉛字工整精確的造形,轉而使用書法。從<冥想中世紀>中挪用了明朝書法大家董其昌的「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到了<空>、<幻境馬爾代夫>、<融入>等作品,則進一步將字體扭曲、打散,使文字筆劃有如繪畫筆觸,和背景融合在一起。

  最後,如果我們還記得畢加索(Pablo Picasso, 1881-1973)在所謂「立體主義綜合期」的嘗試,當他將實物拼貼在畫布之後,往往用碳筆、油彩加以塗繪,這顯示出他為了消除兩種不同的質地相結合的突兀感。馮寶珠雖然使用平版印刷而非拼貼,但也同樣的面臨影像和手繪兩種質感之間的組合,只有極少數的作品直接在影像旁邊拼接手繪(比如在<寂夢>中貝殼的影像加上手繪的腳),大多數的作品則是透過將不同的元素層層疊合,來統一影像與手繪的質感。許多人形容馮寶珠的作品充滿「詩意」,不僅是因為她的題材往往涉及個人的經驗與感懷,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她所經營的作品形式,使畫面在模糊、斑駁、重疊等效果中,勾起了某種抒情的意象。

 

 

國立台灣藝術大學校長

黄光男教授

2001年7月

 主办单位:宁波美术馆

开展时间:2013/3/12 至 2013/3/24

开展地点:宁波美术馆2号展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