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利诚在2015年2月东莞全国美术馆年会分组讨论会上的发言


2015-02-18

 

 各位同仁:
    大家好!我们交流的展览已在本子上体现。我们主要是两个展览,一是宁波美术馆在2013年梳理的宁波水彩画1949年~2013年文献图片展,这是个汇集了1949年至2013年上溯到20年代的宁波地方水彩画史的展览。有宁波早期的水彩画家,新华艺专、苏州艺专、上海艺专的毕业生,主要以潘天寿、刘海粟、颜文梁的学生作品为主。还有一些宁波美术馆的藏品,这些展出藏品主要是现实主义题材,是著名画家专题创作的原作,像靳尚谊、詹建俊、全山石等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可以供大家选择。另外还有我们馆里自己策划的国外展,国外展在我馆每年平均56场展览中占20%,主要是欧盟和美国的作品。大家如果感兴趣可以到我馆的网站上具体了解与联系。欢迎大家到宁波美术馆来指导。
    下面想借此难得的机会,与大家探讨一个问题。我们已发现全国330多家公立美术馆以及一些民营美术馆的展览类同化,收藏类同化,公共教育类同化的迹象,这是我们美术馆人要思考的问题。这个问题实际上就是美术馆要不要独立思想的问题。在信息这么高度发达的世界,我们做美术馆工作很容易滑到美术馆都类同这个陷阱中去。我认为这是美术馆失去个性的第一步。美术馆具备了它的职能和功能后,首要的应当是要有独立思想。这个独立思想不仅仅是定位在公共产品开发、策展。我们现在的美术馆是从中国改革开放之后兴起的,从公立到民营,大到国家小到街道、社区,大大小小美术馆。一方面我们要强调美术馆的学术性,另一方面我们要强调美术馆的大众化普及化。我非常赞同王璜生馆长主张的学术化观点,因为他站在大学学院美术馆的立场上讲这个话是非常切合的。我一年大致有一两次参加中国美术馆的展览,他们面对的观众是国家一流的艺术人才,包括史论本科、研究生,所以他们的展览非常讲究学术,可以说以学术作为第一使命。但是我们全国各地的一些公众美术馆,面向全社会,是不是必须要高举学术旗帜,这也是一个问题。我们面对的是广大的公众,社会群体和弱势群体还包括不认字的人,也包括平时没有接触过绘画艺术的人,他们都有权,我们美术馆也有职责把他们引领到我们美术馆来。这样,作为大众美术馆的你,学术性应该掌握在怎么一个度?这就关系到我们美术馆独立思想问题。不能有两个极端,强调了学术性却忘记了大众,或者强调了大众的普及性就忘掉了学术性。王璜生馆长曾著述论述我们美术馆的知识生产,我们作为大众美术馆的策展人,知识生产要强调,但要强调到怎样一个度又是一个问题。我们策展人要注意到美术馆是一个知识生产的场所,我这个展览要提供给公众哪些个知识,然后又给公众转化成一种知识能量。我把高校美术馆和公众美术馆分开,暂且叫我们这些美术馆为公众美术馆。我想到我们美术馆策展当中要考虑与遇到的问题,策展不仅要策展理念,还要有作品组织和达到的目标包括公共教育的布排。我们的策展人是否要像欧美的策展人一样做得纯粹?昨天一些美术馆的优秀展览项目报告,大家都看了,我也自始至终在看,早上我同江苏省美术馆张兴来馆长也议到这个问题,策展要不要考虑社会效益,社会效益如何体现?就是说你这方案中要有投入与产出的一个阐述,但是我们都没有,这是一个比较遗憾的地方。比如说展览投入的资金是多少、社会回报是多少。社会回报对美术馆和策展人来讲最直接的就是受众人数,我们不能把有限的公共财政的钱投入不考虑社会效应的策展之中。我主张无论我们美术馆馆长、策展人、独立策展人在策展中最后一个环节都应考虑社会效应问题。譬如说你投入50万之后,观展有没有50万人,有没有20万人,投入50万之后,只有1万人,这个展览我认为是失败的,策展是失败的。所以我主张策展要有绩效评估。每一个展览都要有一个绩效评估机制,这些问题都是我们面对现实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在座的都是馆长,我刚才讲的这些也是大家平时考虑的问题。
    美术馆要避免全国“一盘棋”。现在中国的博物馆也给外人以诟病。博物馆界中也已经看到了这个问题,中国的博物馆大江南北皆青铜。走到哪里都是青铜器,这个就是类同化。我们南方的一些地方跟本留不下远古青铜,但是我们陈列的却是青铜,本土的东西很少。所以博物馆的类同化,是造成观众人数稀少的原因。现在世界范围面临的问题,就是公众问题。范迪安馆长在中国美术馆任职期间提出的美术馆以大众为中心的理念是非常具有现实意义的。这个理念在国际博物馆界早已提出,提出的依据就是去博物馆的人越来越少。它实际上要解决的是博物馆存在有无价值的问题。现在我们中国的美术馆、中国的博物馆也遇到同样问题,就是说观众的增量并不理性。所以博物馆界搞了很多的公共教育、公共推广,美术馆也不例外。我们现在一些地方美术馆展览、收藏也去做中国美术馆应该做的事情。国家馆应该在全国范围内收藏名家的作品,但是我们很多地方馆也去抢一杯羹。我认为不需要这样,我们全国各地的美术馆要有一种独立的生存状态,要把自己的地域优势、区位优势、文化优势发挥好。我非常赞赏陕西省美术博物馆,罗宁馆长做的“高原•高原”非常切合他们馆所在的地域优势、文化优势、创作人才优势,几个优势合起来这个展览一办就成功,而且非常成功。我们大部份美术馆,公立美术馆同民营美术馆去比较,民营美术馆与公立美术馆去比较,大家互相比来比去,我认为就是美术馆缺乏独立思考,最后会导致美术馆缺乏个性品质。这种现象值得我们美术馆馆长深思。美术馆的生存和发展应当差异化,每个馆都应有自己的特色,大家各走各的路。有的馆收藏特色、有的馆共公教育特色、有的馆展览特色、有的馆有全国著名策展人,有的馆有一流的学术专家……美术馆就应该是这样。这就如同大学。目前我国的大学类同化,几乎是一个模子,市级职业技术学院有医学院、计算机学院,北京大学也有医学院、计算机学院……高校就失去了自我身份,失去了自我定位,国人早已有自己的评价。我想借开年会之际发表一些自己一直来的想法,与大家共勉。
    (根据录音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