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电影与生活(纪要)——2016中国•宁波中东欧微电影与城市文化发展论坛


2017-01-31

 

微电影与生活(纪要)

——2016中国·宁波中东欧微电影与城市文化发展论坛

 

   2016年6月9日下午两点,“微电影与生活——2016中国·宁波中东欧微电影与城市文化发展论坛”在宁波美术馆举办,东南欧电影节创始人、马其顿前驻法国、西班牙、葡萄牙大使乔丹·普莱文斯、黑山电影中心主任安德罗·马丁诺维奇、中央新影集团微电影发展中心主任、亚洲微电影艺术节组委会兼评委会执行主席郑子、捷克著名导演、制片人米拉·弗尔内、陕西美术博物馆馆长罗宁、故事片制片人及联合制片人安妮塔·加卡、中国青年艺术国际交流中心影视委员会主任、中国校园微电影联盟副主席、著名编剧、制片人孙钦军、塞尔维亚电影导演内马尼亚·齐普拉尼奇、中国微小说与微电影创作联盟副主席、《亚洲微电影》杂志副主编、制片人刘玉龙、宁波诺丁汉大学国际文化交流专业教授菲利普·吉拉尔迪、波兰导演劳拉·帕维拉、宁波诺丁汉大学国际文化交流专业教授大卫·弗莱明、斯洛文尼亚导演斯维特拉娜·德拉姆利克、宁波市文联副主席、宁波美术馆馆长韩利诚等人就微电影的现状与发展、国际国内微电影状况以及微电影与美术馆的关系等多方面展开了积极的对话。

   乔丹·普莱文斯首先发言,他介绍此次“中国·宁波中东欧微电影大展”筹备近四个月,筹备方从中欧、东欧500余部微电影中精选了40部作品来宁波做展览。他认为,应该进一步沟通、发现探索中东欧的杰出微电影。紧接着,他说到了选择微电影作品的两大标准:第一,优秀的微电影需要具有生命力,他希望微电影的每一个动态的展现,每一个镜头和片段,都能够代表每一个人的人生;

第二,他希望优秀的导演能减少拍摄过程中的工具,进而让电影更纯粹。

   安德罗·马丁诺维奇认为,微电影对于独立电影制片者和学生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因为通过微电影的拍摄,年轻的电影制作者能够更好地提高他们的技巧,丰富他们的经验,从而作为进入真正电影圈的起步。另外他指出,微电影是一种艺术形式,它的特点是短,它可以定格于某一瞬间,某一空间。因此在当今这个时代,发挥微电影的优势,服务于观众,服务于城市,服务于文化就显得格外重要。

   郑子通过自身的工作内容,指出将微电影的元素植入城市,植入不断发展的城市文明以及城市建设当中,得到很好的反响,也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再者,他表示,发展微电影的相关产业,例如打造全国微电影连锁院线、全国微电影连锁宾馆、国际微电影城等是将来的发展方向。另外,他介绍说到中宣部作为全国新闻宣传文化影视部门的最高统帅部,开始关心、关注、关爱中国的微电影发展。

   米拉·弗尔内介绍了欧洲微电影运作和营销的情况。在欧洲需要打包分销微电影,在资金来源上,部分地需要向慈善机构申请。另外,她介绍了在她的家乡捷克,会有很多人一种社区的形式去做微电影,关注社区话题,关注城市风貌。正因为微电影的形态非常适合人们参与到城市的社会和政治问题中,所以,她建议可以通过微电影去处理类似的社会问题。

   罗宁作为陕西省美术博物馆的馆长,站在美术馆的立场和角度,论证了微电影进入美术馆的三大理由。首先,微电影是一种影像艺术,因此大家在讨论当代艺术,以及在做当代艺术展览的时候,就不可缺少这块领域;其次,相似的影像艺术在美术馆都有普遍使用。第三,由于目前中国公立美术馆都是免费开放,微电影在互联网、移动平台上也是免费播发的,因此,微电影进入美术馆就没有其他条件的限制。但是,当微电影进入美术馆的时候,存在三种关系需要我们去处理:第一,微电影的低成本制作和作品本身的精品意识之间的关系;第二,美术馆收藏微电影作品和作者免费提供作品在美术馆播放的关系;第三,微电影的艺术性和多元化关系问题的问题。另外,他还提到了具有动漫和相关形式的微电影可能更适合于视觉艺术,更适合于多重年龄观众的观看。

   来自克罗地亚的导演安妮塔·加卡认为,中国微电影有一个非常好的发展前景,因为在中国有很多用户通过IPAD、苹果手机等来观看微电影,而欧洲微电影发展唯一播放渠道是电影节。她希望未来需要和电视台进行一些合作,从而为微电影的发展带来一些生机。

   孙钦军以自己的编剧经历出发,结合“一带一路”的时代背景,指出一方面摄影与美术一样,作为艺术的一个门类,各有所长;另一方面,作为设计技术发展的产物,电影与美术密不可分。而在微电影的创作中,美术的比重占据更大的比例。因此,他认为,由美术馆承办的电影展对编剧来讲可能会更感兴趣。

   内马尼亚·齐普拉尼奇强调认为,微电影其实就是讲故事。为一个人都可以成为微电影的制作人,微电影也会给每个人带来无限的可能性。不管是微电影还是常规的电影,都要给人们带来感触,这才是艺术的核心。

   刘玉龙在论坛上发言的题目是“让中东欧微电影大展的阳光更加灿烂”。他认为,现在微电影的发展已经成为当今时代的一个符号,一个国际符号。领导、群众、专家,大家都在关注微电影。另外,他希望国外的艺术家和评论家们能多方面得看看中国现在微电影的发展、走势、追求和前景,通过在宁波开展的中东欧微电影大展的这一平台和契机,让微电影真正能够做得更好,做得更长久。

   菲利普·吉拉尔迪认为电影节最大的贡献是让电影有一个表达自己不同主题的平台,微电影也是电影节上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另外他提到了在当下,观众可以有不同的方式参与到微电影的观看和制作当中比如他们可以以不同的媒体和不同的传播方式来观看或上传微电影。

   视频艺术家劳拉·帕维拉喜欢把一些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融合起来,带给大家全新的艺术体验。她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一名电影制作人。比如在波兰就有很多视频工作者想要拍摄一些故事片或者纪录片。

   大卫·弗莱明介绍了城市文化和电影或者说城市化进程和电影的关系。他指出,这里所涉及的概念都是跨界的。而电影和城市结合的问题,他认为,本质上是电影和建筑的关系问题。他强调宁波市一个城市和电影结合得很很好的城市,其中王澍、贾樟柯是这两个领域的杰出代表。

斯维特拉娜·德拉姆利克以自己的切身经历出发,指出微电影可以突破一些政治上的障碍,而且是无国界,无政治边界的。她相信不管政治如何,大家的爱可以将彼此连接在一起。

韩利诚谈了对微电影的三方面看法。第一,他认为微电影是一种时代的产物,是一个城市文明的产物;第二,微电影是人人可以参与的艺术,即无论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大家都可以做的艺术,可以欣赏的艺术;第三,微电影是美术馆展示家族的新成员。因为微电影是原有电影艺术的畏缩和现代计算机时代的一种动漫艺术载体,使得现代微电影艺术具有一种进入美术馆展示的可能和在美术馆展示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