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西伯利亚远东地区艺术作品展


2016-08-17

 

远东的绘画艺术
今天,俄罗斯远东地区艺术界十分活跃,各类艺术展出丰富多彩,为远东的艺术创作增添了新的亮点。远东艺术发展有一个基本的脉络,对整个地区的油画艺术创作产生影响,赋予其一些特殊性和地域性。
可以说,远东地区的艺术创作,作品鲜明,主题多样,充满生活气息,这一切都源于这个地区的文化多样性,地域多样性,民族地理和历史的多样性。
远东艺术的创作特点,在第一届俄罗斯“西伯利亚-远东”艺术联展上得到比较充分的体现。无论从规模还是意义上说,这样的联展在俄罗斯艺术史上也是第一次。
这次艺术联展在西伯利亚的中心城市-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市举办,来自俄罗斯最大的两个行政区的艺术家参加了此次盛会。本次画展的作品,由俄罗斯艺术科学院远东和西伯利亚分院筛选,在画展期间还组织了艺术交流大会,吸引了国内外媒体和来宾参加。由于此次画展引起的反响热烈,组织者决定,在2016年8月在中国的宁波美术馆举办第二次“西伯利亚-远东”艺术联展。
自上个世纪末到本世纪初,中国大众对俄罗斯的当代艺术,尤其是油画艺术产生越来越大的兴趣。我们知道,很多侨居中国哈尔滨和上海的俄罗斯艺术家,在原苏联学习绘画艺术的中国艺术家,都为俄罗斯艺术在中国的展示推广付出巨大努力。目前,中国艺术爱好者对俄罗斯远东地区的艺术家也表现出越来越大的兴趣,我们希望在中国举办的画展,能够部分满足这些艺术爱好者的兴趣。
远东艺术家的作品,既是欧洲文化传统的继承者,但也融合亚洲哲学和文化元素的艺术创作,反映了地区文化和历史。
远东艺术家的作品大致可以分为两类:风景写生作品,各种主题作品,这些作品风格形式多样,用独特的艺术语言诠释作品中的现实影像。
远东地区艺术家创作了大量的风景写生作品,展示了远东地区辽阔粗犷,大美又严酷的自然景观。俄罗斯哲学家贝尔加耶夫在解释俄罗斯性格时,提出“风景思维”的说法,对远东艺术创作具有独特的意义。远东的自然环境,造就了在这里生活的人们坚毅和独立的性格,要与自然抗争,又要与自然和谐共存。广袤的大洋和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无数的岛屿和多姿多彩的海岸风光,都为远东艺术家提供了广泛的素材和丰富的创作养料。
如艺术家阿法纳西耶夫的“猎杀海象”,嘎留金的“老船”,A特卡钦科的“勘察加的日子”,E 特卡钦科“勘察加的回忆”,I尼基奇克“阿瓦恰海湾”,“勘察加的太阳”,O尼基奇克的“千岛,海鸥”,德松恩的“春天的鄂霍茨克”,普拉斯科娃的“秋天的乐章”,巴布金娜的“海狮来了”,纳夫罗西“加莫夫湾”,叶宁的“鱼”“游艇”,利斯特罗沃伊的“阿姆古河入海”等作品,都描述了远东大洋海岸的风光,海陆交汇的空旷,人与自然的交流,灵感和视角都独具特色。许多作品以高山为背景,让作品层次分明。人文景观如游艇,港口,船,军舰,建筑,成为海岸自然景观的一部分。而一些人类使用的物品如信封,渔网,钟,都具有了一定的精神意义,让观众感受到一种特殊的细节。
远东地区艺术家作品,有很多关于勘察加和千岛群岛的描述,这种远东情结从老一辈艺术家开始,一直延续到现在。从60年代其, 远东艺术家们用他们的艺术创作,以主题风景油画的形式,展现了远东的发展和远东地区人的面貌。那个时期的作品主题多为反映远东开发时期的人类生活和生产活动。这类的艺术创作至今还在进行,许多作品引起人们的兴趣,如乌苏里斯克画家尼基奇克的” 太阳,勘察加“,曾在第六次艺术北京评选中获得奖,并在2015年被北京国家美术馆选为参展作品。
艺术家彼赫托夫尼科夫,法明,康德拉捷夫,弗拉洛夫,特洛耶古波夫的风景油画作品所表现的自然风景,则别有洞天,具有强烈的抒情色彩,表现出对这里土地的热爱:森林远山,河流田野,阳光谷地,花海沼泽。一些比较年长的画家,巴里沙科夫,拉汉斯基,不仅对远东地区的自然美景情有独钟,而且每年都要去俄罗斯西部地区写生,但他们的西部写生作品,在色彩和情调上也显现出远东画家的特点。
另外,在城市风景创作方面,值得一提的是奥西波夫夫妇的符拉迪沃斯托克城市风景油画,他们在20多年的时间里,对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城市景观进行了无数的艺术创作,其作品注重细节,格调,气氛,如秋天的柳絮飞扬,老式楼梯的陡峻,穿毛皮大衣的女人等,画家对色彩的运用令人惊叹,符拉迪沃斯托克在他们的画笔下既优雅如梦幻,又现实可感。
远东画家的艺术创作的第二种类型是带有哲学思考,融合各种风格的艺术创作,作品主题完全来自在画家的个人经验和思考,画家对各种历史传说,神话人物,文学作品的理解,画家试图在作品中展示人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在处理这些艺术形象和表现风格时,运用各种表现形式,从传统艺术到抽象艺术。
这样的作品包括阿克肖诺夫的“米里昂卡小区的妓院”,阿夫捷耶夫的“古拉土著人”,东凯的“女真族金色帝国毁灭”,法明的“春播”。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城市的建设之初,米里昂卡小区是中国人聚居的地区,这里集中了大烟馆和妓院,赌场和其他娱乐场所,阿克肖诺夫把这个时代的各类人物和历史氛围在自己的超现实的作品中给予体现。阿夫捷耶夫创作了很多表现土著居民生活和人物的作品,在他的作品中,画中的人物正面对镜头。画家法明的“春播”,表现的是十月革命后不久的和平生活画面。东凯的作品,则在庞大的历史叙事中展现了东北亚历史上的帝国景象,这个帝国的文明至今还影响着远东地区。
很多作品,可以很容易看到艺术家的地域色彩,如奥布霍夫的“8个心愿”作品中的八条幸运鱼,科切尔金“家的节日”中的地方原住民形象,梅德韦杰夫“中国大冬瓜”,这些作品体现了各民族文化的特色。库兹明纳亚的“符拉迪沃斯托克岛”,把一个现代化城市的建筑,港口,轮船等城市要素都浓缩在一个独立的岛上。
嘎宁的“时代之风”“印度尼西亚石刻”“梦”,戈尔巴乔夫的“中国画家雅沙”“劫持欧洲”则带有文化虚幻色彩,画家游历了世界上很多国家和地区,对外族文化文明产生某种体验和理解,创作出虚实不定的印象作品。画家玛科耶夫的“东方和西方”,对东西方的文化进行了自己独特的思考和创作。
波德斯科钦的作品“美狄亚”“圣杯骑士”是神话传说人物,对细节的描写则显现出画家的想象力和对神话传说的理解,圣杯骑士是德国古典文化的符号,象征对爱情即热烈又无情。杰列邵夫的“牛头怪”把神话人物赋予审美符号的意义。
对生活的思考也反映在一些艺术家的作品中,库兹明内的“我童年的木门”,布图索夫的“遛狗”“魔笛”,德拉博纳霍特的“6月22号”,玛科耶夫的“水仙”“1,2,3,”“无题”,霍尔玛科洛娃的“老人们”,科斯文采娃“争吵”,阿尔肖年科“水上舞蹈”。库兹明内的童年木门,把每天司空见惯的物品和生活的过往和现实联系起来,仿佛这些木门在保护我们久已逝去的童年记忆。布图索夫的作品也传递了一种童年情绪,画中裸体人物在忠诚伴侣的陪伴下,完全敞开心扉。宫曾诺夫的作品反映了历史上日本被原子弹轰炸的历史片段。
俄罗斯雅库特共和国的艺术家创作的作品,具有很强的民族和地方色彩和原始风味。许多作品的主题融合了民族性,现代元素和原始野性。包括波图诺夫的“劫持”,波奇卡廖娃的“冻土地的孩子”,达维多夫的“春天来了”,科列索娃“年轻的建设者”,科里亚金的“少年放鹿人”,鲁金的“小猎手”,奥科叶莫娃的“出生”,尼古拉耶娃的“大地”,马卡罗夫的“雅库特的马”等作品,这些作品中,人与自然融为一体。
远东地区有很多从事骨雕和牙雕的艺术家,其中以马加丹的艺术雕刻最为知名,已经成为北方雕刻艺术的名片,艺术家采用原始猛犸象牙,鲸鱼骨,海象牙,马鹿角,雪羊角等作为原料,雕刻反映北方人民生活,原始自然风光的作品。
当然,我们无法把远东地区艺术家的创作完美的在这里举行表述,但是我们看到的所有艺术创作,都展现出这个地区人民积极向上的精神,和令人震撼的罕见的自然景观。艺术品形式也非常多样,传统和现代结合,具有丰富的精神内涵。
奥莉加 佐托娃
艺术学硕士
滨海美术家协会艺术监理
远东联邦大学人文学校副教授

西伯利亚的当代艺术
任何形式的画展,对艺术发展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近年来,西伯利亚地区艺术展的数量和质量上都有了很大的提升,丰富多彩的画展有大有小,主体多样,并逐步与其他地区的艺术界产生焦虑,向大型地区级艺术展的方向发展。
不久前,在西伯利亚最大的中心城市克拉斯诺亚尔斯克,举办了西伯利亚和远东艺术联展,成为俄罗斯艺术界的一桩盛事,来自西伯利亚和远东各大城市,如克拉斯诺亚尔斯克,新西伯利亚,奥姆斯克的艺术家汇聚一堂,期间还举办了多场艺术交流会,研讨会等,催生了很多新的艺术创作灵感和思路。国内外数万观众参观了这次画展。
这次画展之后,形成了一个新的艺术事件:“西伯利亚-远东”艺术联展。这个艺术联展的名称,已经足以说明其规模,其风格和形式的多样性。西伯利亚行政区和远东行政区,是俄罗斯最大的两个联邦行政区,其总占地面积达到一千六百多万多万平方公里,人口三千多万。该地区地处欧洲和亚洲地域,地域辽阔,自然环境多样,是多民族居住的地区,有多个自治共和国。
如此大规模的艺术活动,没有俄罗斯国家文化部和地方政府的支持是不可能的。当然,实际的组织者还是各地的艺术家协会,如俄罗斯艺术科学院乌拉尔分院,西伯利亚分院和远东分院。这既是一次交流活动,也是一次友好竞赛,使艺术家彼此了解,体会艺术发展的时代脉搏。
这次画展也具有全俄意义,让我们看到,在俄罗斯的中心城市莫斯科,彼得堡之外,在广袤的西伯利亚,还有各种形式和风格,具有地区特色的艺术在自我发展,汇入俄罗斯文化发展大潮。
画展的艺术品主题和创作形式展示出无与伦比的多样性。
在人物肖像作品逐步淡出当代艺术的时下,阿尔泰画家丘库耶夫的“无名高地,70年后”,让我们再一次感受到自己对卫国战争的回忆和对自己在当年浴血奋战的父亲和祖父责任。斯马金的“父亲从前线的最后一封信,1943年”,采用黑,红,白几种颜色交替,给画面带来沉重的思考。“马夫肖像”是克麦罗沃画家谢尔宾尼娜的作品,人物的严肃和内心世界被画家表现得非常充分。
克拉斯诺亚尔斯克画家维尔贝塔,伊尔库茨克画家日林,奥姆斯克画家索契夫科,都以肖像见长,他们的自画像对人物的心理和精神状态刻画入微。
女人与儿童的主题是一种非常完美的融合,这样的作品,反映人类的共同情感。比如克拉斯诺亚尔斯克的画家创作的“早晨”,在一个农村的小院,清晨的阳光明亮温暖,院中心的小女孩正无忧无虑的沐浴阳光。托姆斯克的克拉贝尼克娃的“山上”,乌兰乌德画家道尔日耶娃的“童年的气息”,克拉斯诺亚尔斯克的画家沃伊诺夫“大熊的孩子”等作品,既有现实的自然景观和气息,也反映人类对生活,对生命本身的共同思考和价值取向。
人在所有的艺术作品中,都占据最中心的位置,是每一个艺术展的贯穿始终的主题,不论哪种形式的艺术创作,肖像或其他主题作品,都试图探索和表现人的内心世界和精神向往,描写人的状态,家庭的价值,日常生活和劳动,人的现实世界和精神世界。
西伯利亚广袤的土地,原始的生态,地域和地方民族多样性的生活方式和历史文化传统,都为艺术家的创作带来无穷无尽的素材,这里既有严酷的自然环境,也有常人所看不到的风景,每个西伯利亚的艺术家都挚爱着自己的乡土,并倾心描画这样的风景。
民族题材成为西伯利亚一些少数民族区域艺术家的重要题材,一些少数民族画家自上世纪的70-80年代,开始了寻找民族文化源头的寻根创作。这些作品具有强烈的民俗和地缘色彩,带着神秘的气息,而这正是艺术创作的灵感来源。艺术家在这样的寻根创作中,使用了多种多样的表现形式,如巴尔瑙尔画家奥斯特利采夫的“训雕人”,既有艺术性又表现了民族传统。而某些画家在试图用外在的美感表现复杂的民族语义,如贝达的“贝加尔湖”,巴斯图施科娃的“大的和小的”,加夫利连科的“斯拉夫的节日”,克拉斯诺夫的“战士的祝福”, 佐曼诺夫的“巫师和佛”等。
“西伯利亚-远东”艺术联展的意义可以有多种解释,参展的作品可能是易懂的,甚至是童趣天真的,也有复杂和含义丰富,甚至神秘的。西伯利亚的当代艺术虽然继承了俄罗斯传统艺术的精髓,但也正在超越传统,并且在文化的融合和冲突中获得更多的意义。人类本身也在内外世界中的发展中发生着深刻的变化,正是我们的艺术家,才能够用他们的丰富多彩的创作,将我们的时代印迹,理想,事件,痛苦和欢乐融入到艺术中去。


玛丽娜 莫斯卡留克
艺术学博士,教授

展览时间:2016年08-0408-14

展览地点:宁波美术馆1号展厅

主办单位:俄罗斯科学院乌拉尔分院  西伯利亚分院   远东分院   俄罗斯美术家协会   俄罗斯滨海州国立美术馆   宁波美术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