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性的传递与变异:三个亚洲案例》文献展 (泰戈尔、潘天寿、东山魁夷)


2015-04-02

 


该文献展作为德国ZKM研究项目暨展览项目《从现代化到全球化》在亚洲巡展的第三站,选取了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东亚的三位文化人物,作为“现代”过程中的个案:印度的泰戈尔(Rabindranath Tagore,1861-1941)、中国的潘天寿(1897-1971)、日本的东山魁夷(Kaii Higashiyama,1926-1999),试图通过探究在不同亚洲文化传统中的三个个体在艺术、文化、思想、社会层面的实践,考察其与“现代性传递”,或曰作为一个传递过程的“现代”中,所采取的文化立场,以及这一立场的形成。

三人的生命历程贯穿了亚洲“现代”过程,或者说西方现代性向亚洲传递的主要时段----尽管对这一过程的描述始终存有争议,如“西方”这一概念失之笼统与虚无;如传递过程的双向性乃至多向性;又如世界进入全球化时代使得“现代性”研究不再具有现实关联性。此文所讨论的“现代”,既是在编年史意义上约定俗成的现代化时期----在亚洲国家,这一过程集中发生于18-20世纪,在这一意义上,现代化进程确已终结,全球化进程随之开启,“现代性”研究随之成为陈年老账;本文讨论的“现代”也是思想史意义上的现代思想、现代艺术风格----在三个亚洲案例中,与这一意义上的“现代”的遭遇,成为无可回避的主轴,“西学东渐”在此阶段成为压倒性的主导方向;此外,本文中讨论的“现代”主要围绕“现代性传递过程”而衍发,将广义的“现代”概念(即现当代合称“现代”,亦做现在、当下所处时代解)作为一个动词,或作为一个行动,即阿甘本所说的同时代(contemporary),作为动词,考察三个亚洲案例中的人物选择与谁和什么同时代,或者说,考察三个亚洲案例如何“现代”,由此明确三个案例在形成与上述第二层面“现代”,即西方现代思想、艺术风格的关系中所采取的立场,以及这一立场所形成的理路。这一意义上的“现代”问题,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恰恰只会变得更加迫近而远非终结。


主办:德国ZKM、浙江友协、宁波美术馆

协办:

杭州潘天寿纪念馆

《诗书画》杂志

印度泰戈尔大学

印度国际大学中国学院

日本东京近现代美术馆

日本千叶县市川市东山魁夷纪念馆

日本长野县信浓美术馆

开展时间:2015年4月2日——5月3日

开展地点:宁波美术馆1号展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