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第1期 总第14期 PART 4


2024-05-25
东方视觉 回到心灵——小感近时创作 □ 刘 海 刘 海 1970年出生,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美术本科,现为浙江省美协会员、省水彩画协会理事、宁波市美协理事及水彩艺委会秘书长、鄞州区美协副主席、市骨干教师、美术高级教师等。创作7次入选各类全国美展并荣获2次优秀奖,近20次入选省级各类美展并获得2次金奖、3次银奖、4次铜奖等,先后由人民美术出版社、西泠印社、浙江人民美术社出版3本专著。曾荣获“全国中学美术教师基本功大赛”一等奖、论文省一等奖,课题、教学设计多次获市、区高奖,多次荣获市、区各类先进荣誉。   绘事多年,我一直都依着眼睛看到的现实生活,就此画着以为“真实”内容的作品。就这样,沉迷在这般记忆回味式的创作状态中,从未怀疑过自己的真诚。   时下,越来越感到心里有了许多沉重的困惑,一时说不清道不明。   省心自问:应该说多年来,自己并没有阻隔与外界各方艺术信息力所能及的交流与借鉴,没有感到自己是什么死脑筋的人,可因何自觉思路开始走向了一种绝境呢?   早就知道一句真言:艺术应该表现心灵的真实!   自问:我的画都很“真实”,从未说过谎。一直都在勤勉踏实地画着符合自己生活实践的所看所感,而这些,我并没有感觉到脱离过自己的心灵所想。   但在大家的眼里,我的画越来越失去感染力了。一段时日间,自己的确百思不得其解。   近日,忽然回想起昔日恩师的话:视觉看到的不一定是你心灵感知的真相,实在想不出好东西可画时,就直接画自己当前的心理情绪吧,不要管画出来的是什么图像,因为这才能表达你心灵的真实!   是的,眼下我就是觉得自己的视觉与心灵之间,似乎一直被一种无形的隔膜蒙蔽了。这也许就是我一直没有找到的、真正需要努力去打开的心灵之门。   到这里有些明白了:自己以往憨头憨脑地埋头苦画的东西,实际上一直停留在视觉的表象中。没错,这些真实可靠,也有所感所想。却从未有深入到心灵去甄别与酝酿,没有催化出自己来自心灵的慧觉!   重新翻看过去的画作,心灵开始告诉我:不能看啦,这些东西不是你要的真实啊!那什么叫真实呢?来自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在当下信息的多重化且铺天盖地的时代,这些往往假象丛生。画画是自己为通达心灵家园而寻求的路,追求的是心灵世界的愉悦释放和最终的自由解脱。如果眼外的“真实”没有做到按自己心灵需求去表达的名至实归,就会烙上了某种社会功利的谎言!   唯有来自心灵深处觉醒的自觉,才有可能真正感悟与审美真相,从而打开心智通向艺术创作的大门。想到这里,我的手有些莫名地激动了,那是从心灵传递而出的指令。该画些什么?意识告诉我:就画脑海中随机而现的形象,这就是心灵深处自然涌现出来的语言。   快让画笔蘸上水色吧,跟着心灵自如而行,摈弃一切拘束,游走于纸面空间。最直接能表达人思绪的就是人的形象啰,先从便捷的头像开始。借水墨单纯、少酌素色,落笔随性破散、烂里求形,一笔而成一头。接连十余日,狂写自乐数十张。虽多半废纸,也自感快哉!很长日子没有画的如此舒心达意了。这些片片小纸,自是留于小打小闹,还尚是自己身心间的一种随散抒写,不成气候。就当是人生画路中的一小段潮起潮落吧。 常闻画友言:画画不就是玩嘛!   说得轻松,这也道出了一种不堪求艺艰辛之后欲想卸重的逃避与自侃。   我依然认为:美术随着人类文明演化至今,它积累而出的高贵品质就在于其具有深邃博大的文化性与审美感染力。一个画画的人,把画画立足于生活闲情逸趣式的消遣娱乐,浅“玩”辄止这无可厚非,人各有志嘛。但是若真想“玩”进去,并想“玩”出点文化味和感染人的道理来,就必然会走上一条苦旅式的艰辛求索之路。走到深处和高处,真正属于自己的苦乐伴侣只有自己的心灵,而“众里寻她千百度”的精神境地原来就在自己的心灵深处……   话说多了往往就浅了,惹众位师友方家笑话了。还是拿起笔,自己继续弄下去吧。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