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第4期 总第29期 PART 4


2024-05-23

东方视觉

吴 敏

吴敏,副教授,艺术硕士,现任教浙江万里学院设计艺术与建筑学院。

福乐与受苦之间

文·汪为新

儒术独尊,中国的文人心境中却更为推崇老庄的处世哲学。自由淡泊,梵我合一;说是壮志难酬的感慨也好,说是避世自乐的自叹也罢,却总是一种有骨气的意志。纵观归隐之士也多有才高不遇,命运一端总看不破,也是憾事。

在当下的世俗离“淡泊”何其遥远?“我们”与“我”的冲突、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的冲突、精神与语言的冲突、物质性与精神的冲突——这些冲突之间又经常纠缠于眼前,收之很无奈,拒之却无门。

这时绘画成了彰显为性情的通约桥梁。色彩或者笔墨呈现,一如旋律、和音吐露给芸芸之众倾听。故真正的绘画是来自虔诚世界的修行。

吴敏的“修行”自适而始终。他是我孩提时候的好友,二十年至今未有见面却常常惦念,看了他的作品,本有很多话要讲,待要一一讲来,却又戛然而止,乃出于对二十年前我对他为人处世的了解,他的真诚常常让我感动。

他的作品,是寄于个人情怀的,但在今日社会,吴敏作为个体的人在社会里究竟是什么角色?他的风景表达了人与自然不可分割的关系?表达了风景画是在人与自然的无限纠结中产生的关注或抵制?还是仅仅以风景作为载体,宣泄内心深处的郁郁寡欢?

他的作品让我感觉到了人性与自然的融合以及他对绘画的真诚与自在净化,通过画面上的张力和黑白灰处理展现内心敏锐的直觉。

从他出示的作品来看,还在不断地调整作画心态,并在理性与自由、有机与无机之中寻找一种合乎自我的法度,并试图把当代画家视觉经验与自己喜好达到一致。在他看来,“精神的自由”是绘画的终极追求。同时在作品中消解理性与逻辑,强调直觉力与想象力,追求一种幻象结构,强调沉静和谐与随心所欲的作画状态,努力营造一种空灵的艺术境界。

空灵的世界是“弦外之音,言外之意”,这是文学语言虚实的概括体现,艺术作品是用形象语言来表达画家的思想感情,吴敏在写生过程中经常采用“象外之象”、“景外之景”的手法处理画面。这里,前一个“象”和“景”指的是艺术形象中具体的、有形的描绘,后一个“象”和“景”指的是由前一个“象”和“景”所暗示和象征出来的一个无形的、虚幻的景象,即意境,也就是在画外还需构筑一个令人遐思的艺术意境,此亦即西方 “阐释学”的“艺术空框结构”。

说到 “空框”、“结构”,吴敏的作品又让我想到十年前我见过的丁方作品,还有至今让我敬重的尚扬,他们的表现张力是一种个体之在的我在方式,即通过画面结构、色彩捕捉来彰显内心的思考。这些吴敏是否也可以去延续?

但吴敏的作品也让我感到堪忧,即便是我们熟知的凡高、蒙克乃至后来的德国表现主义画家柯克施卡、贝克曼、凯尔西纳等其实结局都一样,他们所描绘的大都是他自己的病痛,以及他对死亡、对世界的恐惧和无奈,因此每当欣赏他们的作品时,那简直就是一次视觉和精神上的折磨。他们不仅在人物形态和表情方面表现得极其夸张,而且还在他们狂放的笔触与强烈的色彩表现方面展示极具震撼的一面。而吴敏的内心是阳光的,我希望他的绘画之路与都市生活的烦躁无关。

作者系职业书画家、独立撰稿人,吴敏供稿。

孙佩梁

孙佩梁,1959年出生,宁波人。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后入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油画专业研究生班深造。现为宁波美术馆党支部书记、副馆长。国家一级美术师。浙江省美术家协会理事、浙江省油画家协会理事、宁波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

一位独具心象的画家

文·韩利诚

纵观美术史,大凡一个出色的画家均需要天赋、需要勤奋、需要优秀成果。在我的视野中,孙佩梁是一位三者皆具的优秀画家。

他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又在南艺美院油画专业研究生班深造,扎实的油画基本功和娴熟的绘画技巧,使他在各类题材的油画创作中左右逢源。正如老丁在《孙佩梁的油画艺术》中所言,他“堪称在周围同辈中的佼佼者”;有的评论者则直推他为“一名成功的当代艺术家”(叶秋《孙佩梁和他的艺术人生》)。

孙佩梁是一个对工作绝对敬业的人,目前担任宁波美术馆副馆长兼宁波市美协副主席兼秘书长,工作几乎占去了他白天的所有时间。他怀着一颗对艺术虔诚的心,将业余时间都泡在了他的画室。平日深居简出,几十年如一日。也正是这一点,他的画风不仅永葆着一种生命的活力,而且还在不断地蜕变和创新之中,使人感到他的修炼之深,涵养之高。

特别是他受奥地利联邦总理府邀请赴该国进行为期近三个月的艺术交流访问之后,他的画似乎出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艺术造诣达到了一个令人敬仰的高度。如果有机会品读到他的创作作品,可谓是一种幸事。用诗学的角度看,那更是一种至高的“心象之作”。像《巴黎街景》、《巴黎街景二》、《塞纳河畔》、《巴黎市政厅之二》、《维也纳郊外之二》、《郊外》一组作品。它们如一首首余味不尽的朦胧诗篇,以结实的语汇述说着心灵的憬悟和情感的驿动。似梦非梦,是象非象。将客观之象通过厚重的油彩与恰到好处的光色调动赋予了只有升华才能完成的血肉丰沛的心象。他看似信手间实现的这些“心灵意象”,带给人的却是难以忘怀的温馨体验和永远的心跳。在此,我们也深切体悟到了他所具有那种强劲的创造天赋。

他的另一些作品则以清新的写实风格,让人叹为观止。《郊外的树林之一》、《江南春》……这些作品强调具象,但它们恰是江南少女或造型优雅别致的盆景,不仅养眼、养心、养神,更养风景和生活。自然,这是画家本人透过具象的内心表白所达到的境界。是画家钟爱自然、讴歌自然的写照。我们深受感动,感动的是画家将“风景”制作成了我们渴望的“心灵鸡汤”。这些作品无不都是寄托了画家的浓浓情感,正如古人所谓“一切景语皆情语”。为此,我将佩梁的这部分作品称之为“情景之作”。

佩梁是一位资历丰厚、才情并茂的年轻画家,他在追求艺术至臻道路上的所创所作,就仿佛是春天走来一路是花。他给了我们品位,给了我们灵感。我们真诚祈愿他能给我们更多的鲜花和芬芳。

作者系宁波市文联副主席、宁波美术馆馆长。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