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外·井士剑”展在宁波美术馆开幕


2024-04-18

6月2日下午,“长亭外·井士剑”展在宁波美术馆开幕,展出井士剑绘画作品70件。

中国国家画院院委张晓凌,中国美协水彩艺委会主任、中国美院教授陈坚,著名跨媒体文化学者、中国美院教授沈岳,浙大艺术与考古学院副院长、浙大当代艺术设计研究所所长王小松,中国美院公共与雕塑学院院长班陵生,中国美院绘画艺术学院院长何红舟,著名雕塑家、中国美院教授张克端,江苏省油画学会副主席、江苏油画雕塑院院长孙俊,本展策展人、著名艺术批评家崔灿灿,众多来自宁波市外的著名艺术家、高校教授、收藏家、艺术机构负责人;以及浙江省文联副主席、宁波市文联主席、党组书记杨劲,宁波城市学院艺术学院院长潘沁,宁波市美协副主席邬国宝、吴威,宁波大学潘公凯建筑与城市设计研究中心特别助理俞飞,宁波大学音乐学院党委书记孔晓虹,汇港集团董事长王兆春,及多家艺术机构负责人等宁波本地领导嘉宾出席开幕式。宁波美术馆馆长张维萍主持。

浙江省文联副主席,宁波市文联主席、党组书记杨劲致辞


杨劲指出,一进展厅自己便被井士剑的作品打动;通过这个展览,看到了中国艺术家所特有的诗性潜质和写意状态;井士剑既有国际视野,也有本土情怀,其艺术创作过程由这双轮驱动、两翼并行;此次展览本身就是一种艺术路径的探索,无论是批判,还是精神性或实践上的探索,都给大家提供了很好的样本,也为宁波美术馆呈现了展览的多元性。

中国国家画院院委张晓凌致辞

张晓凌认为,这次自己在井士剑的作品中看到了“逍遥”;其作品中的景观,与大家若即若离,与现实既有关又无关,处在一种非常自然的抽离状态,把大家引入到一个似曾感知但又非常陌生的境界中去;在其描绘的景观中,自己感受到的是人特有的情绪而不是现实的再现;井士剑在作品中揭示了很多社会问题,可以有多种解读,这次创作既是抒情的、超自然的,又是隐喻的、含蓄的。张晓凌指出,井士剑的油画画得特别薄,画得“意笔草草”,带着中国文人画的意味;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其绘画的自由性,为井士剑独树一帜的艺术特色。

中国美协水彩艺委会主任、中国美术学院教授陈坚致辞

陈坚认为,井士剑此次展出的作品非常惊艳;他一直在改变,一直在探索,坚持走个性独具的艺术之路;在当代艺术领域里,井士剑稳步前行,其艺术具有开拓性。

著名跨媒体文化学者、中国美院教授沈岳致辞


沈岳认为,井士剑的作品带给观众丰富的文化体验,这是其展览的重要价值所在;其作品是一部静止的纪录片,背后的事件、故事特别宏大,观众在欣赏作品时,实质上是在体验其对中国文化的理解。

中国美院绘画艺术学院油画系教授、硕士生导师何红舟致辞

何红舟认为,井士剑对艺术一直怀有强烈的激情,勤奋创作,也勤于展示;艺术创作是一个不断探索的过程,井士剑在这个过程中,对自己的教学、对个人艺术的成长、对同辈人的发展影响都非常大。

中国美院公共与雕塑学院院长班陵生致辞

班陵生认为,井士剑始终对主流当代艺术保持警惕并保持距离,他是一个自由主义者,也是一个追求独立的艺术家,不断尝试不同媒介的表达;从媒介层面上讲,井士剑是媒介的“游牧者”,这次展览是其三十年来狩猎的成果。

本次展览策展人崔灿灿致辞

崔灿灿介绍说,这个展览讲述的是一首歌的旅程,是一种文化的旅程;井士剑感兴趣的并非是历史,而是一种知识在什么时候发生了变化,又是什么导致了这种变化,在这种变化之后大家如何看待这种知识;井士剑的创作可以分为几条线索,其中一条是对《送别》前世今生充满着好奇,“长亭外”是一个突降的灵光,是一个可以让自己获得激情的光晕;井士剑的作品,彰显着混合性语法,当中具有的自由特性,来自于对各种风格的综合性使用。崔灿灿认为,不把自己的作品符号化、标签化,是一个艺术家最大的自由,对井士剑来讲,更大的自由是其混杂的知识带来的灵光,以及那些让人觉得非常具有想象力的猜想。

艺术家井士剑致辞

井士剑说,观众在讨论一个展览的时候,更应该关注社会、历史和未来;“长亭外”展是自己的一次突破,是当代艺术多元、流行发展背景下的一个新的开端。他表示,如果要讨论当代艺术的开端,就必须去深入研究音乐、美术、话剧、戏曲等。而在这些领域,李叔同都是一代宗师,此次展览他把自己对李叔同的领悟浓缩在展出作品中。井士剑说,“宁波靠海边,不缺水,而我带来的画作可以比喻成‘一片森林’,期待这个展览能为宁波当代文化生活、当代艺术发展,奉献一份力量”。

井士剑先生向宁波美术馆捐赠作品《人民好干部焦裕禄》,宁波美术馆副馆长魏惠东为井士剑颁发收藏证书

《送别》是由李叔同填词的歌曲,旋律借用其留学东洋时接触到的在当地广泛流传的歌曲《旅愁》,而后者的曲调则取自约翰·庞德·奥特威作曲的美国歌曲《梦见家和母亲》。从《梦见家和母亲》到《旅愁》再到《送别》,凭一段历经数百年的旋律,勾勒出美国南北战争里漫长的斗争,明治维新日本对西方的学习,以及20世纪初中国民族意识的觉醒和知识分子的文化觉醒等几段历史。这些不同版本的歌曲,不同地区依据自身处境作出在地转译,述说了几位主人公不同的命运。井士剑关注着这几段漫长而又曲折的历史,并迸发了创作的兴趣。

宁波美术馆馆长张维萍主持开幕式

“长亭外”为《送别》的开篇,井士剑以此作为创作本次展出作品的索引,用“艺术地理”的考古方式,将那几段历史的片段转化为自己画中的物象:《送别》的长亭,原曲的乐谱,扮演黑人的歌唱者的脸庞,《茶花女》剧照里的花朵,李叔同在虎跑时的一片泉水,等等。这些来自于不同历史阶段的瞬间形象,在画面中化作片段的、琐碎的、恍惚的风景、静物与人物。井士剑常常运用变形、夸张、寓言、象征、荒诞等手法,营造含蓄的甚至隐晦、深沉的场景和氛围,融合着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个人与世界、理想与现实,成就了作品的开放与多维。


本次展览将持续至6月13日。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