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的,中国的——宁波美术馆入驻艺术家劳莱·惠尔曼&安德姆·威尔聂作品展


2011-12-14

 

西方,对于中国来说并不陌生,从某种程度上讲,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当代艺术史便是疯狂的学习甚至模仿西方各艺术流派的历史。中国,对于西方也不陌生,赵无极、徐冰、蔡国强和邱志杰等艺术家的作品在国际艺术展上屡获大奖,他们对中国的当代艺术有了深入地了解。在全球化的时代里,无论是西方人,还是中国人却依然习惯于将东西方文化进行二元对立。奥地利著名艺术家劳莱·惠尔曼(Lore Heuermann)和安德姆·威尔聂(Adam Wiener)母子俩似乎有意消解这种人为的二元对立,他们在入驻宁波美术馆艺术家工作室期间,试图创作出即属于西方,又属于中国的艺术作品。

每位艺术家会在自己的作品中烙下他所属的种族和文化痕迹,这两位奥地利艺术家亦是如此。惠尔曼作品中简单的几根线条勾勒出的形象是那么生动、形象,是西方“逻各斯中心主义” 典型的反映。她将绘画作品、摄影作品和行为艺术在同一主题下形成一件具有特定时空感的装置艺术,也是西方艺术史发展的结果。安德姆·威尔聂则是西方后现代艺术的典型代表,他利用现成材料在画面进行拼贴、根据材料的颜色、图案,再涂以色彩或者画上图案,作品没有深刻的主题,有去深度化的特点,只是追求色彩效果、画面美感等视觉上的愉悦。总之,俩尽母子管风格迥然不同,可是本质上都是西方艺术发展逻辑的结果。

然而,对于活跃在国际舞台上的艺术家,尤其像艺术家惠尔曼和安德姆有在多个地域中生活和工作的经历,他们试图在自己的作品中瓦解身上的区域性的和民族文化的身份,即通过艺术创作来反抗东西文化二元思维。惠尔曼用毛笔或者竹管笔蘸着墨水在纸上画画,他用水墨线条描画出舞蹈演员瞬间的动作姿态,线条或曲或直、或粗或细、或浓或淡,有很强的节奏感和韵律感,确实与中国的书法章法有点相似。据艺术家自己介绍,她喜欢中国的文化,特别喜欢中国的书法,她也将自己以作品称为“书法(calligraphy)”,作品很“中国”。安德姆创作的作品所有的现成材料都是来自本地,他还特别选用了有中国图案特点的鞋垫、挂画以及美女画等作为材料进行创作,试图创作出具有中国视觉特色的作品。他们在挖空心思地创作出有“中国性”的作品,让中国的观众感觉不再陌生。

艺术是属于全人类的,惠尔曼与安德姆母子俩尽管创作的艺术带有西方文化的、种族的艺术特色;可是他们在试图打破这种魔咒,从而创作出属于某个地域的艺术,甚至全人类的艺术。他们入驻宁波美术馆,入驻期间创作的作品属于宁波的,中国的;同样也是西方的。诚然,观看艺术的眼睛会受文化的、地域的限制。在此,主办方希望观众能摘掉“有色眼镜”、忘记“作者”,去观看这两位艺术家的作品,这样我们会发现属于人类的艺术。

主办:奥中文化交流促进

承办:宁波市美术家协会 宁波美术馆

开展时间:2011/12/14 至 2011/12/20

开展地点:宁波美术馆2号、3号展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