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扬中国画学术研讨会


2012-03-28

 

魏扬中国画学术研讨会

时间:2012年3月20日

地点:宁波美术馆贵宾厅

主持人:张维萍

 

主持人(宁波美术馆副馆长):
今天在“魏扬——心象山水”展开幕之后,宁波和湖北的艺术家们欢聚一堂,采用互动的形式对魏扬老师艺术成就进行简短而温馨的交流。
本次研讨会与会都是两地中国画艺术家和美协的领导,主要有中国美术家协会壁画艺术委员会主任、湖北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唐小禾,湖北省美术院院长、湖北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董继宁,湖北省美术院副院长雷志雄,湖北美术学院教授、著名画家刘一原,武汉书画院副院长张三发,著名画家魏扬,浙江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宁波美术家协会主席何业琦,宁波美术家协会顾问余明海,宁波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陈亚非、叶文夫,宁波美术家协会原副主席陈承豹,宁波美术馆学术典藏部主任宋文翔等。由于今天研讨的时间紧凑,可能无法让在座的每位专家畅谈自己的想法,望各位见谅!
首先,我们请魏扬老师发言。
魏 扬(著名画家):
本次展览可能是一个难得的契机,使大家会聚于此进行座谈,在座各位均为来自两地的著名艺术家,有着不同的文化背景和看法,希望大家多提意见,更希望两地以后能有更多的交流机会。
主持人:
刚刚在开幕式上唐小禾老师做了热情洋溢的发言(见附录),既谈到与魏老师之间的师生感情,也对魏老师的国画艺术进行了阐述。对此,这里我们也不再赘述。下面我们请来自湖北的雷志雄院长谈谈他的想法。
雷志雄(湖北省美术院副院长):
魏扬老师是我们的老前辈,作为美术教育者,他和蔼可亲,培养了许多艺术家,得到了每一代学生的喜爱。
魏老师是吴越人,却生长于荆楚,但在我们看来他的作品依旧渗透着吴越文化精神。
他的作品给我的启示首先是他对色彩的运用——从随类赋彩到随情赋彩。受楚文化的影响,他的色彩浓烈,奔放,不拘一格。这点对我们湖北的很多艺术家极大的启发。其次是他广博的艺术修养,得到了画院各画种艺术家的尊重。
这次他能回故乡办展,机会难得。在这里我仅代表我们画院对宁波的各位领导、同仁表示感谢。
主持人:
谢谢雷院长。雷院长刚刚提到的魏老作为宁波籍艺术家回乡办展的情况。这其实是我馆今年一个系列活动,魏扬老师是参与这次活动的首位艺术家。雷老师也提到了魏老师作品的艺术特色——色彩,这点在展厅里显而易见。这与我们吴越、浙派的山水迥异。接下来我们请陈承豹老师谈谈我们浙派山水与其的不同。
陈承豹(原宁波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观看魏老师的山水作品后,我们着实眼前一亮。浙江山水画以淡雅,继承传统为主,传承脉络比较清晰。魏老的风格比较强烈,这可能与楚文化的地域风格相关。

魏老1928年出生,今年虚岁有85了。今天能展出数量这么多,幅面这么大,质量这么好的作品,令人佩服。
魏老的山水作品笔墨老练、随意,有苍茫感。尤其是这11幅的小册页,有黄宾虹先生的影子,但并非黄宾虹先生的原貌,有自己的风格。作品淡雅,具有文人气;笔墨随意、放松,却很老练;色调也不雷同,红调子、蓝调子、黄调子、淡水墨……,各色都有。由于时间紧迫,大小作品我仅能流连观赏,未能细看,但作品意境突显明确。尤其是进门处的那幅雪景。雪景难画,但在您的作品中既有传统的感觉,又有现代意识的表现,这是十分困难的。
中国画论中很重要的一句话是:“情于景会,意与象同”。而这次展览名曰“心象山水”,这里的“心”就是“意” 吧!展览的“写意”风格比较明显——无论是构图、造型、留白处理以及色彩的主观性等等。
从画面上我们不难看出魏老以前从事过西画的创作。
唐小禾(中国美术家协会壁画艺术委员会主任):
魏老师本是画油画出身,也做过一些版画。当时在我省里是公认的多才艺术家。他的这些经历在他现在的作品中都有体现。他对色彩、色调的理解都是他潜意识而为,作品中的色调可以说都是西画中色调,而版画中的对黑白灰把握也同样对他的中国画有很深的影响。
陈承豹:
魏老作品给人的总感觉是色彩的主观性,造型的随意、开放性的构图(大开大合,知白守黑等方面都很强烈),具有明显的地域风格。艺术有民族风格,地域风格,最后才会归结到个人风格。个人风格的出现才能称之为画家。
我对魏老的总体风格十分佩服。当然这是研讨会,所以我也提点自己的意见。魏老是慈溪人,可以吸收点我们浙江气韵生动的淡水墨系列。可以试试看!也许会有另外一个新系列出现。
主持人:
刚刚大家提到两地山水画特色、风貌的区分。因为魏老早先有油画、版画的从艺经历,让他的作品有了很多面貌,题材的涉猎也很宽泛,尤其是他海外系列,具有明显的西画特点、味道。这也体现出中国画的可塑性。
刘一原(湖北美术学院教授):
今天在宁波看魏老师的画展与在武汉看的感受是不一样的。时空变了,地方变了,感觉也变了!我79年时就与魏老在晴川画会相识。我们在那里就中国画创新的问题做了漫长的探讨,也在中国美术馆、南京等地做了联展。作为魏老的学生,我对他的艺术历程还是比较清楚的。魏老与一般艺术家不同,他喜欢读书,文化修养比较高。起初,他的中国画中有浓郁的版画特点,后来逐渐进入到中国画笔墨的表现,这是让人欣慰的事情。
今天魏老的画展,让我们认识到一个画家的“故土情怀”是不可磨灭的。他的展览如果是在武汉展出,我们可能不会有如此深的联想。任何一位艺术家的创作发展都离不开他的故乡之情,也逃不开他的故土精神,江浙情怀在魏老身上得到充分体现。魏老在开幕式上的发言也提到他长期居于湖北受楚文化的影响比较大,但他的故土气韵并不轻。一方面楚文化让他的画面上充满了流动性和浪漫气质,另一方面, 他的作品很清丽、通透,又隽秀,这正是江浙绘画的体现。
山水画中经常提到“勾皴染点”,但在魏老的作品中皴、擦并不多,他主要是以线为主,用线来描绘山的结构。他喜用大块且无太多变化的色块,稍有点浓淡,对比色运用得并不多,有点套色木版画的感觉。在笔墨上,他主要采用中锋,侧锋用笔不多。在墨色上他喜欢在淡墨快干之时,用熟墨勾勒,增加了画面的苍韵感,在湿晕之中有些苍茫之意,体现了画面的深邃感。
现在的艺术家很多,能像魏老一样有个人风格的就很不易了!当魏老师的画风离开湖北这一特定的环境后,将其置放在宁波这一江浙故土中,看得更加真切。
希望魏老能继续发扬他的心象山水,真正独树一帜,再起高峰。
宋文翔(宁波美术馆学术典藏部主任):
各位老师好!去年12月我应邀参加了湖北美术馆举办的“回顾与展望”大展的研讨会。当时我针对湖北中国画的发展简单谈了些自己的感受,今天我在这里也结合上次的想法,谈谈我对魏老作品的看法。
湖北是一个美术大省,也是一个中国画大省,在理论创新方面独具特色,培养了一大批理论家。激荡的思想影响了很多湖北的画家。魏老的作品,有着活络的艺术思路和自由表达。艺术创作的本质在于自由创造,被束缚的创造不能称之为艺术。在您的作品中我没有看到传统束缚的痕迹,而是跟着自己的感觉,跟着自己的思绪,跟着自己对山水的真切体验将它书写在画面上。
中国画是离不开笔墨的,用笔、用墨是每一位中国画家必须要面对的要素。可能是由于早期与西画的接触,让魏老您的笔墨更加自由,没有受到传统笔墨的限制。在您的作品中,您的笔墨是为构成和造型服务的,并没有笔墨技巧上的束缚。这是与浙江山水最大区别之所在。浙派的山水注重得更多的是用笔精到的细节。而你的作品中我看到的更多是构成中的“势”。您对气势的把握应用得相当好!
古语云:“远看取其势,近看取其质” 。头一句,您做得很好,如果可能的话,希望能在后一句上更进一步,在用笔上与吴越文化、浙派文化相结合。我想这也许能让作品更精、更好!
笔墨不是僵化的,它是发展的。每一种传统都是不断演化和发展的。只有不断地创新、累积,不断地在传统的基础上一步一步跟进,新的笔墨才会形成。艺术是需要交流的。您在创作思路上、自由度上、色彩表达上有本地艺术家相互交流和借鉴的地方。
董继宁(湖北省美术院院长、湖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刚刚我在开幕式上谈到了魏老师在中国山水画中理论上的建树。我认为一位艺术家能够从理论上去认识中国绘画的评判标准和表现手法是非常不容易的。
魏老是我们湖北美术院的老画家,他不仅是一位德高望重的美术教育家,更是一位有思想的艺术家。魏老这些年一直在山水画的领域进行探索,并将自己定位在“心象山水”,这是他在对中国山水“六法”有深刻认识后的结论。他并不是孤立地、随心所欲地作画。尤其是他对“有经必有权,有法必有化”的理解。这与宋教授所说的在技法上不断创新不谋而合。他的理解不仅仅只是停留在对古人的理解上,所以他的用笔自由、畅达,画面上的节奏感强,流动感好,始终把握着一种画家应该赋予画面的生命意识。
魏老的这些探索给我留下了强烈的印象,并激励着我。我特别喜欢读魏老的理论文章。他感兴趣的不仅仅是绘画理论方面,更是从哲学理论上进行思考和研究。他绝大部分作品都在探索“人与自然的关系”,人的自然化,自然的人性化……我感到非常惊讶!这些作品不仅仅是在色彩上的运用、水墨的表现及册页的用笔方法都体现了魏老对中国画的理解。
湖北的中国画一直受到楚文化的影响。所以艺术思绪比较活跃,可以说是不拘一格地寻找一种形式。浙派山水让我由衷佩服的是对传统的理解和笔墨的把握以及墨在纸上的表现力。这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做到的,这是值得我们湖北艺术家学习的。
这是我的一点体会!谢谢!
主持人:
我们今天的交流似乎越来越清晰了!湖北山水如何与浙派山水相互借鉴、交流,这也是我们美术馆接纳来自全国各地艺术作品的展示,达到美术馆弘扬艺术的作用。接下来我们请宁波大学的陈亚非教授讲几句。
陈亚非(宁波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我在十几年前就听过魏老的名字,今天终于一见,十分荣幸!以前对魏老作品的印象是版画,他的山水画是第一次见到。
看到魏老的作品我突然想到了安徽的赖少其老先生。他曾跟我说过:“一个人要想成功,先天的因素要占很重要一部分;然后是其从艺经历,碰到什么样的人,看到怎样的画……”他强调一点,工作和生活的环境对艺术家作品的影响。以魏老为例,他出身于慈溪。慈溪是个好地方,历史上大家诞生于此。魏老虽然在湖北呆了这么多年,但他依然是江南人,文静,儒雅。在看他作品之前,依然觉得他是南方人。南方人聪慧、细腻、温婉在他身上仍旧留有强烈的印记。第二,魏老生活在荆楚大地,历史上也涌现了不少大家。从您的作品中我们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荆楚大地的文化精华。各种因素让我们看到魏老有今天的成就不在意料之外,而在意料之中。
您山水作品中有这么几个特点!第一,用笔很大气,有荆楚大地之气——厚实、雄强;同时又有南方人的温婉。魏老师过去筹建过油画系,做过油画系的领导,在油画上肯定有很高的造诣,而版画也不弱,《齐白石像》等作品在当时的湖北也有很大影响。所有您从事过的画种,在这次展览中都有反映——版画的感觉、油画色彩的感觉、中国画的感觉,还有少许壁画的趣味。而就中国画的笔墨上看,也可以看出魏老师曾下功夫琢磨、研究。刚刚董继宁老师说过这些作品都是近两年魏老的新作,可见这两年正是魏老创作的爆发期,所以才能有今天在作品数量和质量上如此可观的展览和那些大大小小的画册。再来,虽然魏老今年已经85岁了,但他一点也不老,他现在仍然在做一些年轻人做的事情——对色彩构成、构图构成的探索。其实这些我们也想做,但是做不了!董继宁老师的山水我也经常关注,也有不少构图的变化,但是还是没有魏老的变化多!所以魏老善于学习、思考新的东西,把将其融入到作品中,让人佩服。
我对《松荫六月凉》这幅作品特别感兴趣,它除了版画意味外,还有些许禅味,笔墨精道,色彩运用也十分到位,能将这些和谐地揉在一起,着实不易。
希望我们今后能看到魏老更高水平的作品,能够进入美术史的作品。这不是谁都可以做到的!湖北的周韶华先生也是这个年纪了,仍然在不断地探索,不断提高品位。站在理论提高的基础上,将各种艺术门类融合在一起是很难的。其一,没有做过各种门类,是无法将其进行融合的。其二,一般人当他形成一种风格后,往往被其束缚,不再变化。但看魏扬老师,他有很多的想法和变化,具备了一般人的缺乏的很多因素了。接下来,我想魏老可以沿着自己主攻的方向——色彩、构成、时代感、笔墨更精到,争取能够拿出能在美术史上留名的作品。我们现在碰到好时光,应该集中力量出精品、出大作。
最后,祝贺魏老展览成功,祝魏老长寿,祝他能拿出在我们这个时代能传世的作品。
叶文夫(宁波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今天首次见到魏扬老师,儒雅是他留给我的第一印象。他的作品中有一股浙江清气,而非楚文化的影响。魏老的探索精神非常值得我们学习。他的每幅作品都有新意,没有一幅是重复的。作品中的结构构成与自然环境结合得非常巧妙。
在此我提一点建议。色彩是魏老作品的最大特点,我觉得魏老可以尝试着用敦煌壁画,唐代金碧山水的色彩感觉来完成他的作品。敦煌壁画,唐代金碧山水有着一股醇厚的味道,很耐看!可以朝这个方向实验一下!
何业琦(浙江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宁波市美术家协会主席):
今天很荣幸能坐在这里认识魏扬老师和湖北的各位艺术大家!
刚刚大家对魏扬老师的作品进行了分析和评述,畅所欲言,氛围融洽!
我觉得魏老能在85岁高龄保持如此年轻的心态是很不容易的。他的线条粗狂、色彩浓重,这都是年轻人的想法。魏老能从这么多年的艺术积累过程中迸发出如此年轻的心态,是很难做到的!
我们怀着崇敬的心情看完画展,也希望通过今天的交流活动,湖北能把宁波当作自己的朋友,多给我们讲学和展览。我们也希望能去湖北参加活动、展览和交流。我们需要更多的机会向湖北的老师们学习。
余明海(宁波美术家协会顾问):
今天很高兴,我们湖北能来这么多大家聚集到宁波。看了魏老的展览,我与各位的感觉是一样的——魏老的作品灵动、豁达!魏老是位热爱生活的艺术家,他将眼中之山、眼中之水变为心中之山、心中之水,然后转化为手中之山、手中之水!
画山水的人很多,但能画出个性如此之强山水的人并不多!通过魏老的作品,我觉得他对传统的用笔用墨研究很深,有自己的独特见解。
国画、书法经常讲创新。创新要“创”,但离开了传统的创新,那就不是“新”!“新”的东西是“好”的,“好”的东西永远是“新”的!不好的新东西是不能长期存在的,是立不住的!魏老作品的创新正是在继承传统基础之上的新,是把对自然的观察变成心中的东西,进而转化为手中的东西。
我也看过很多谈创新的文章,但是有很多还是不沾边。《兰亭序》好不好?好!常看常新!书法和绘画都一样,一些经典老作品,常读常新,常看常新。每次看都有不同的感觉,可以吸收很多东西。
魏老的作品也是这样,感觉非常好!魏老以线造型,表现自如,苍茫。值得我们好好学习,好好看!
主持人:
今天的座谈会十分融洽,非常感谢各位艺术家的畅所欲言!通过今天的交流我们对魏老的山水艺术,他的为人、为师、修养等各个方面都加以学习和探讨。我个人与各位老师一样都觉得画册与展厅里原作的迥异,画面里的清新气、流动感只有原作才能感受到。所以我相信宁波的市民能够通过您的作品会感悟很多。作为老艺术家,魏老的作品有着对生活、对社会主旋律的弘扬,这是一股向上的正气,在宁波美术馆这么一座纯公益性的美术馆展出这样的作品在合适不过了!所以在此,再次感谢魏扬老师将他的精彩之作带来宁波,带到宁波美术馆。

本文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编辑整理:陶丹

附:唐小禾《魏扬——心象山水》开幕式发言稿
各位来宾,各位艺术家同仁们,大家上午好!
魏扬先生此次的作品巡展,第一站在他的祖籍地宁波举行,这表达了他对故土的眷念与热爱之情。请允许我代表湖北省艺术界的朋友,同时作为他的学生,也代表我在全国各地的同学们,对展览的成功举办,表示热烈的祝贺!
湖北是魏扬先生的第二故乡,在超过半世纪的岁月里,他对湖北的艺术与艺术教育事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上世纪60年代,他主持了湖北艺术学院油画专业的教学工作,亲授我们的创作课,那时他虽然年轻,但是,他对艺术修养与艺术品格的重视,他在油画与版画创作上的才华,以及他儒雅脱俗的为人风度都极大的影响了我们,受到大家的尊敬与亲近,他为我们打开了艺术创作之门!我们中的一些人后来成为优秀的艺术家与他所领导的教学团队所创的启蒙教育与基础教育是分不开的。
上世纪70年代,魏扬先生在湖北省美术院主持全院的艺术创作工作,在“文革”之后的拨乱反正之中,向真实的艺术回归,他做了大量的工作。那个时候,不分昼夜,他走近每一个画家,到他们的工作室,讨论作品与草图,发现每一个亮点,激发了大家的创作热情,出了作品,出了人才,一批批在全国产生了影响。那真正一个创作繁盛的时期,令人怀念在他领导下工作的日子。
上世纪80年代后期,他已届花甲之年,仍担任湖北省美协中国画艺委会主任的工作。团结中国画画家,将湖北省中国画创作 了新的高度。同时,他专心进行着自己“心象山水”的学术探索与创作实践。二十多年的时间,行万里路,在思索与笔耕中前进,几经蜕变,在耄耋之年,形成了自己的创作高峰期与多产期,心象喻宜博大,笔墨表现更加精深,厚重而又洒脱,在他的画中,山川仿佛在律动,大地在呼吸着,时代的脉搏在跳动着,这是个人的心象,也是时代的心象。
我们常说中国传统的山水画向现代转变了。魏扬先生的画,就是一个美妙的有气度的转型。我曾预言过以他的身体状况,以他的创作心态,以他的以柔克刚的平稳个性,他的艺术将在耄耋之年达到新的境界,这个预言已实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