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籍在外艺术家作品系列之———魏扬心象山水画展


2012-03-20

 

多年来,“心象山水”是我山水画创作的主旨,并以继承楚文化神韵,追求当代人情思为作品主节律定位自己。

现代人所具有的“心象景观”体现在山水画中,与古典山水画意境不应在同一层面上,它们既有文化血缘,又有质的差异。我力求既同又异一一完全不同,另起炉灶,会失去宗脉;完全不异,毫无再创造再发展成分,反而使这个画种没落消亡。中国山水画这项民族国粹,应该是一种既开放又能多方吸纳的具有健全机制的文化机体。

当代是一个伟大时代,当代人内心的人生境界、情感生活、人文情思和理想追求都无比丰富,他们所遇到的矛盾、困惑、阻隔、变异、异化等等也都是前人所无法想象和无法体验的:精神境界中一定的法则、法度也正处在一种复杂变动之中,毋庸置疑,这些都决定了现代心源面貌是多姿多彩的景观。当代山水画何能脱离这个现实,只有深入现代人心界,充分发挥画家个人主体思辩能力,增强作品对现实生活在心灵中折射的深度、强度和醇度,增强灵性凝聚的力度和张力,使作品贴近时代。石涛曾提出“搜尽奇峰打草稿”,我向自己提出“搜尽当代心象景观”进行山水画创作,或者把两种“搜尽”结合起来。

感悟自然万象与感悟当代人生、感悟当代精神气息结合起来。目前我的这些作品,作为“心象山水”画,大致有感性、知性、志性和灵性四种心象层面。感性比较直观,缘情表现:知性重在兴意比知;志性重在表现生存意志和终极关怀;灵性更在意于某些审美感触、瞬时灵动或某些思绪意念等等。总之,希望在画中师心纵横,气概成章,记下当下心迹,体现自己最真挚的追求。

创作活动是一种不可思议的体验,而这一体验过程必是内部意象和外部真实的艺术性统一,艺术本体深化,才能更好地完成和完善这种统一。图式、笔墨、程式构成是一种美的创造,也可以说是历史艺术创造积累和选择的结晶,需要画家深厚造诣和功力,其中不仅需要高超的艺术技巧,还要有独特、深遽的艺的意识和美的意识。也包括艺与技的高度统一,艺术本体的继承和创造是画家的终生事业,我从传统六法论的六个方而来概括目前我对山水画本体深化的领悟和追求。

对应六法中的“气韵生动”,我更着重“意味追求”、气韵生动统摄图式很重要,但目的还在于表达作品品格、意蕴、意味。生动呈于表,意味才是本。要使主体审美结构、意蕴以及所要表露的意味能充分运用画面一切因素完美地表达出来,这才是最重要的根本。把主体心理活动,自身灵性,把握当代精神的深度直接投射到作品中外化得真诚、最鲜活、最恰当更为重要。

对应六法中的“骨法用笔”,我用“化境笔墨”来要求自已。笔墨概念有丰富内涵,技术技巧也是无穷尽的,笔墨修养是终身的。化境可能目前还是一种追求目标,但应该有一笔墨要求标准。骨法固然重要但不能用单一标准简化笔墨内涵、笔墨修养从生到熟,由熟入生,进入笔墨化境,才是前辈成熟大师们的成功之路。对笔墨要沉得进去,又走得出来,化境之时总会逐步到来。

对应六法中的“应物象形”,我选择“结构优化”。将“应物象形”纳入图式结构之中,使艺术内外结构优化,才能让人的思绪、情感、诗情、品格等心象境界与画面山水物象结构紧紧相应,同构、同律、同气息,真正艺术地完成心象境界表达。

对应六法中的“随类赋彩”,我着意随情赋彩,随意赋彩,随调赋彩,墨色结合。

对应六法中的“经营位置”,我主张“内营构成”,我仍希望充分运用传统经营位置的一切方法,同时借鉴运用现代构成方式,使作品更具现代感,更具风格特色。

对应六法中的“传移模写”,我强调“承继文脉”,以写心写意为主,努力创造新图式、新语汇语法,不受传统图式束缚,但又能继承传统山水画文脉。

以“意味追求”、“化境笔墨”、“随意赋彩”、“内营构成”、“承继文脉”等六法来补充传统六法,指导自己的山水画创作,能充分吸收现代中国画发展新成果,并能更进一步发挥艺术本体的深化作用,希望在今后实践中不断修正、充实和完善。

 

主办单位:宁波美术馆   湖北省美术院

开展时间:2012/3/20 至 2012/4/12

开展地点:宁波美术馆3号展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