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漆画文献展


2016-04-12

 

前言

2014年,中国美协漆画艺委会年会决定,要编撰一部《中国现代漆画文献集》、举办一个“中国现代漆画文献展”。经过艺委会一年多的尽心努力,“文献集”已完成初稿;“文献展”亦于2016年4月8日在南京江苏省现代美术馆如期首展,结束后还将在宁波、厦门、广州、南昌、武汉、重庆、太原等地巡展。
中国漆画是一门既年轻又古老的绘画品类,经历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成长方式。漆画的界定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广义地说,用漆作的画就是漆画,中国古代及现代漆器上的装饰纹样,都是用漆绘成的,称其为漆画顺理成章。因此,说到中国漆画的历史大多推断到几千年前,把中国漆画称为古老的画种,天经地义。狭义地说,中国漆画是到20世纪才逐渐形成的一个现代画种,与漆器上的纹样装饰有着不同的艺术追求及评价标准,即有质的区别。据此,以现代画种而论,应该准确地称为中国现代漆画。
人们常说,中国现代漆画是受1962年到北京、上海展出的越南磨漆画的影响而逐步形成的。其实不然,现代意义上的中国漆画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就有存在,而且就已在全国美展上展出及在刊物上发表,因此我们有充足的依据说中国现代漆画走的是自己的道路,即与中国传统漆艺相结合的道路。这是我们编撰文献集的初步成果。为什么说“初步”呢?因为,作为年轻画种的中国现代漆画虽然历史不长,但是至今没有作过认真而系统的梳理与研究。所以,具体的经历与脉络可以说尚处于说不清楚的状态。因此,要将中国现代漆画建设成成熟的画种谈何容易!当然,饭得一口口吃,路得一步步走,这次,我们把八十多年来有关中国漆画的图文资料集中起来,以“用事实说话”的方式梳理出从萌生到壮大的脉络,从而初步编织成一张中国现代漆画发展的路线图。有了这个基础,才能撰写出比较正确的“史”和“论”;才能产生有价值的理论来指导创作实践;中国现代漆画才能早日进入成熟画种的行列。这就是我们要编撰文献集、举办文献展的初衷。
文献展是文献集形象性的诠释。漆画属视觉艺术,通过形象性诠释能对漆画创作实践发挥更加有效的导引作用。而材质美与技法的丰富性又是漆画的亮点,漆画的直接的视觉效果又是任何媒材无法替代的,因此,举办一次以漆画原作为主体的《中国现代漆画文献展》尤为重要。文献展与作品展有什么区别?一般地说,文献展所展示的是历史的足迹与水平,要用历史的眼光与标准选择展品。如有些看似幼稚的作品(某些重要作者的处女作)往往是初创或探索的起步,从文献研究的角度看则十分珍贵;当然,全局性与代表性、以及体现时代水平的作品仍是首要条件。而常规的作品展坚持后者就足够了。
受条件所限,《中国现代漆画文献展》将由二部分内容组成:一是1984年第六届全国美展漆画成为独立画种前后有代表性人物的漆画原作,基本上参照“文献集”萌生篇的脉络加以编排;二是从上世纪三十年代至新中国成立后第四、五届全国美展中入选的漆画作品或文献资料、以及第六届至第十二届全国美展金、银、铜奖漆画作品的视频资料播放。需要说明的是,中国现代漆画虽然只有短短八十多年历史,对于我们中国则是惊天动地的八十多年。因此,资料的散失、关键人物的仙逝等等,给我们的工作造成了极大的难度。值得一记的是,陈圣谋和何豪亮两位先生都是在医院插着氧气管接受我们采访的;而我国现代漆画最早的原作,则是从2015年3月由南京艺术学院博士生付晓彤发现线索,经过福州叶敏、孙曼亭等同仁的多轮接力,直至2016年春节初四,才由中国美协漆画艺委会委员汤志义觅得的。以此而论,文献集的编撰与文献展的举办有着时不殆我的抢救意义。
还要说点遗憾,由于我们水平、能力和财力有限,加上一些制度上的原因,如相当数量的代表作均被收藏而难以借到,因此展品的征集仍然相当不理想。好然有福建省美术馆、四川美术学院等的鼎力支撑,才形成了目前的模样。我们甘愿做砖,因为中国现代漆画这座大厦需要一砖一瓦地建成;我们更希望能引玉,中国现代漆画需要有更加辉煌的明天。但愿本次文献展不是唯一的一次,十分期待有更完美的文献展继续举办,如与中国美术馆馆藏漆画作品作联袂展出等等,那将是漆画创作与研究更加深入的结果,也是中国现代漆画事业更加辉煌的体现。

主办单位: 中国美术家协会

承办单位: 中国美术家协会漆画艺术委员会 宁波美术馆

协办单位: 福建省美术馆 四川美术学院美术馆

展览时间:2016.4.21——5.2

展览地点 :宁波美术馆1号展厅